财富人生:徐枫-汤臣影业
更新时间:2020-03-23 00:32 发布者:admin

  徐枫,一个有着华丽的电影明星生涯以及二十年“汤臣电影”创业经历的年轻女性,徐枫,一个怀着对家庭无限的信任与支持,对上海房产事业由衷热爱的传奇女性。她用自己的人生故事赢得了真正的财富和无数的鲜花与掌声。本期《财富人生》牵手徐枫,畅谈难忘往事。

  大家看到的更多的是带有种种光环的这么一个今天的你/但是其实从幼年开始/您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而且是充满了坎坷

  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岁左右就过世了/后来二年以年我的母亲又改嫁/就生了另外的弟弟妹妹/

  也很困难/然后再结婚以后/家里也还是很穷/继父很穷/还是非常穷/然后接着一年一年就生下了妹妹弟弟/所以就要帮忙做很多的家事/然后也可以说我的同母异父的弟弟也都是我一手拉扯大的/

  我对亲身父亲也完全没有记忆/我唯一的记忆就是我跟我妈妈/我亲生父亲过世的时候在火葬场的时候/我跟妈妈跪在那边/我妈妈哭的非常伤心/我唯一有的记忆就是这个

  怎么讲呢我不能说他/他并没有虐待我/可是因为那时候大家生活都很困难/他难免会在语言上面会给我很大的打击因为小时候要帮忙做家事/我会跪在地上打蜡/

  地板打蜡/当然光着脚了/他就会说看你的脚丫子给人家做佣人都没有人要当时很小我就会很难过/然后就感觉他离开我很远的时候我就奔进洗手间/嚎啕大哭/没有声音的嚎啕大哭/

  不敢哭出声音/因为很小环境也很苦/我最记得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夹菜的时候是真的都要看他的脸色/看他的眼睛/如果他眼睛一瞪我就得把筷子收回来/所以说我从小可以说在我当演员之前/其实我过的都是这样子的生活//我从十三岁就开始找工作/当然没有人会要用我/因为我太小了/等于是童工

  没有/因为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的生活太苦了/然后妈妈也/当然我跟妈妈也非常的亲//妈妈也要把她的感情分给这么多的人/所以我觉得/而且我继父跟我的母亲常常都是因为我在吵架常常会说/你看看哪一家的养女会有书读的/这个是蛮伤我心的/可是我自己凭良心讲/我继父过世以后/因为他活的很长/活到七十几岁他过世以后/其实我也仔细想过/其实我真的从来没有恨过他/因为我觉得如果不是我继父/我也不可能在那么小的年龄的时候就可以把喜怒哀乐演得好/所以我觉得我对他反而是抱着一种感激的心情/因为没有他我就没有那个时候当演员时候的徐枫/

  特殊的童年生活对于徐枫来说是一针清醒剂,让她幼小的心灵过早的对世事人情有了敏感的认识。一九六五年,十五岁的徐枫抱着“赚钱养家”这唯一的期望,牵着命运的手向电影圈一步步靠近。

  因为我那时候真的是实在是迫切的需要一个工作/因为我觉得我实在是不能再靠伸手跟继父要钱/这样子过生活/所以我很需要一份工作/十三岁开始找找到十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就看到报纸/胡金铨导演为了他拍完《大醉侠》之后/他就要为《龙门客栈》招考演员/招考的是基本演员/我想基本演员应该是有基本薪水/我根本不懂的/那根本不知道做演员怎么一回事/完全不了解/而且我在当演员之前/我也就看过三部电影

  只看过三部电影/根本不知道拍电影是怎么回事/但也从来没想到就是说我有一天会当演员/从来没想到/当时还记得为了预定(报名)电影公司要求/要正面侧面全身的照片/还特别去拍了三张这样的照片寄去/寄去以后/经过初试复试/因为我那个时候除了学校的校服以外只有一件校外服/我拍照的时候也是那一套衣服

  我记得是一个黑色长裤/然后一个短袖横条的T恤/后来在试镜的时候试镜的那时候已经从四千多个人淘汰到五十几个了/我们就在等试镜其实我是瞒着我继父跟我妈妈/因为我觉得我不可能考取的/我就瞒着他们然后电影公司的一个总管就跑到我面前说/徐枫/你的腿是不是有问题/我说我的腿没有问题

  对对/他说你不行/你一定要回去换一件露出你的小腿的衣服/后来我就很紧张/我就离开电影公司门口的时候/我就想算了我根本就不可能考取的/因为另外五十几个有一半都是女的/每一个人都很漂亮/我觉得我绝对不可能考上的/我就想放弃/可是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很需要一份工作/我后来就坐着巴士就回到家/就找一件我妈妈旧的旗袍/穿着我妈妈一件非常老气的一件旗袍

  然后我就挑了她一件旗袍/很老气的一个旗袍然后就去参加试镜/然后在试镜的时候那个时候胡导演就给了一张纸/他最主要一男一女对戏/然后就真的是摄影机/完全真正的胶片来拍我/

  对看我们在镜头里面是什么样的/他要求就是说他讲的这一段故事就是说/我跟一个男孩子在台北念书/大家谈恋爱就决定要结婚/可是我乡下的父母反对/所以我必须回家去想要去说服他们/我回去说服他们之后就是我回到男朋友家/进了他家门之后/坐下来/他就给了一张他结婚的照片给我/就是这么很短的一个故事/就从进他家门开始拍/我因为完全不懂也真的不懂怎么样去演戏/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了那个照片以后/我在看着照片以后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难过真的很难过/完全是真情流露/在当时是很安静的可是我就听到一个声音/胡金铨导演的声音/他就说/推推/就是叫摄影机镜头推到我的眼睛就一直推/还要近一点近一点/就是把镜头整个就照我的眼睛/可是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很伤心/

  刚才讲你还不到十六岁/当时看那个结婚照片上/可是新娘不是你/一个受到打击的时候女孩子的一个本能反应/我觉得当时情感方面的体验应该是没有的/你怎么会/您是天生的演员吗

  没有/我觉得我绝对不是天生的演员/我觉得我看到照片以后我就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悲从心中来

  //就是这双美丽而忧伤的眼睛伴随年轻的徐枫从容的步入了影坛。在她从影的十五年中,曾先后两次成为金马影后。1975年,凭借《侠女》一片进军戛纳。然而,生活总是会有小小的插曲出现,在这部名为《山中传奇》的影片拍摄过程中,徐枫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婚姻,等待她的或许是长久的伤痛,或许会是另一种全新的幸福。

  对因为那个时候我妈妈要过世的时候/她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她就希望我跟我一个好朋友结婚/我就吓一跳/我说我们只是朋友怎么可能跟他结婚/后来当我妈妈过世的时候/其实我很了解她的心/她是我唯一最亲的人/她很希望她过世以后能够有一个人能够照顾我/后来在我妈妈百日之内/我就想到她/想清楚了她是什么原因这样子

  对/然后其实在度蜜月的时候在夏威夷的时候/第八天我已经想要离婚了/因为我觉得这根本就是/怎么讲/我就觉得我根本不应该跟他结婚/因为结婚你到底真的是要考虑的是比较周详/可是我觉得我为了我妈妈的遗愿/可是最主要是我觉得我自己并不幸福/而且最要紧的是那个时候因为我嫁的这个前夫他自己本身环境也并不好/就是说去旅行都是花的我的钱/然后吃饭也是花了我的钱/可是他都要住最好的酒店/早餐也要吃自助餐/我就觉得有没有搞错啊

  很短/一年/一年多一点点/就因为我在韩国拍戏的时候/好朋友就飞到韩国跟我讲说你要赶快回台湾他说你的先生在拿着你的图章/因为那个时候台湾也还是用图章/现在都改用签名了/就拿着你的图章盖了很多的支票/盖着你的图章的支票满天飞/就他跟人家借钱做生意/就有一百块钱要做一千块钱的生意/后来真的我都傻眼了/

  对/其实我们真正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是很短很短/你想我跟他结婚一年多/我去韩国就去了一年半

  汤先生其实跟您是早就认识的/在您有第一次婚姻之前就认识你了/那为什么会在第一次婚姻结束以后才来对您展开/当时大家在圈子都知道是非常热烈的一个“进攻”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因为他为什么/因为他不相信一个女人在你离了婚以后你还/例如说外面有我图章的支票/因为他(前夫)跟我的朋友借钱/虽然我跟他离了婚/可是我都在帮他还这个债/就是我一面拍戏/就是我右手拿来的片酬左手就还给人家/

  没有婚姻了/所以他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女人/那他其实也没有想要追我因为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后来我问他说你为什么会追我/他就说因为他有一个好朋友就跟他说//你跟徐枫是好朋友啊/他说是啊/我很想追她/你可不可以帮我介绍/然后他当天晚上就失眠他就想为什么我的朋友可以追她为什么我不可以追她/他才突然醒悟说他也可以追我/那其实我当时对婚姻对感情都蛮失望的/所以我自己认为我在五年之内都不可再谈感情谈恋爱或者结婚更是不可能/可是他后来就展开了非常猛烈的追求/让我没办法招架/所以很快的大概一年多一点就跟他结了婚

  没有/因为我很难形容说他是/因为他的个性也是非常内向的可是他居然会用这种很/例如他会送我去拍戏现场/我那时候还在拍戏/然后送我去拍戏现场/很远然后去接我//因为他的个性他根本不喜欢到拍戏的现场/反正他就是不是他个性可以做的他都做了/后来我跟他结婚之后/我其实问过我公公婆婆/因为以他家里面/因为他们家是很传统的家庭

  也不是大家庭/可是很传统/所以他们家是绝对不可能娶一个电影明星或者是离过婚的女人做媳妇的/后来我就问我婆婆我说当初你们为什么会答应/她说了一句话/她说我们当初觉得我们如果不答应的话/我们可能会失掉这个儿子/那所以就可以想像汤先生给他们的感觉/

  对/因为那个时候我婆婆曾经就说她说我跟汤先生结婚/他们唯一的条件就希望我不要再演戏/我很快就答应他们/我一直觉得我演电影就是为了/就是一份工作/为了赚钱养家的一份工作而已/我有一天能够不再演戏/我就会很开心/其实我是很开心的答应了/可是在我结婚四年之内/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没有用的人/因为我一直习惯赚钱给别人花/突然间你要伸手要钱了/我也开始觉得非常的痛苦/汤先生会每月固定的给我钱/可是有时候会不够或者干嘛/我就觉得跟他开口拿钱我就很痛苦/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一跟他结婚以后/因为他那时候开一个百货公司/新开的/他就说那你就帮我去管管图章/我觉得好/那也挺好的/那我就去帮他管管图章/那时候每半个月都要开二百多张支票出去/他的会计都会做好了以后就让我盖章/我就觉得我光盖章没什么用处/也应该算一下这个帐/看到底对不对/做一个稽核的工作/我就自己自作主张我就拿了个计算机算了十次/这十次的数字都是不一样的/然后跟会计的那个也不一样/但是他是对的我是错的当时我真的很有挫折感/为什么/我就觉得怎么我连汤先生一个小会计都不如我就会觉得当时真的

  挫折感很强/也蛮沮丧的/当我真正的离开电影圈以后/其实我才发现这个电影已经流进我的血液里面就变成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觉得我是在电影这个环境长大的/我念的是电影的大学/其实电影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才觉得就是说没有电影我是不行的

  //在结婚四年之后,徐枫打着“汤臣影业”的旗号重返影坛。先后投拍了《滚滚红尘》《霸王别姬》等十几部影片,并取得了骄人的票房成绩。至此,在中国商业电影史上也出现了一抹迷人的最色彩。正是这个有着不平常人生经历的女电影商人,以她敏锐的洞察力和独特的经营头脑赢得了无数国内外影人们的尊重。

  后来您是投拍了好几部片子而且都是非常的轰动/我想大陆观众最熟悉的一部片子就是《霸王别姬》了/我们来看一段片子的片段

  当时其实是第五代导演/正是风头最劲的时候/你当时为什么选中了陈凯歌做为这部片子的导演

  是这样子的/因为1988年其实我是第一个港中台电影公司在戛纳租摊位来卖台湾片因为那时侯我已经拍了十几部电影我大概挑选了六部到七部电影到坎城去租摊位卖片那时候刚好陈凯歌的《孩子王》就入围了戛纳影展候孝贤张艾嘉他们很多人就问我/《孩子王》的首映典礼我们要不要去/我就说应该要去/大家都是中国人/所以我说我们应该要去捧场就去了/去了大概十几个人/我们就坐在那里看《孩子王》那部影片/在这个中间就很多的观众/外国观众就站起来就走了/这个椅子就啪啪啪一直在走人/然后坐在我旁边的还睡着了/睡着了四次起来说怎么样/还是那样/然后就继续睡/候孝贤就回头跟我讲说/有够闷/我就心里想这个闷人的皇帝/他的戏已经够闷/他还嫌人家闷/我心里想这个闷人的皇帝还嫌人家闷/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非常注意的在看这部电影/我就觉得其实陈凯歌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导演/我完全明白他要表达的是什么/他想表达什么/可是大家都没看懂/就我看懂了/可能也有别人看懂了/可是在我们那一批台湾电影圈的人事实上就我看懂了/然后接着我们就去参加了他们《孩子王》的party/那以后我还记得我们走在那个/因为是在海边/他们party在海边/我就看到五个女的/都是中国演员在拍照/我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穿白色的旗袍/那个旗袍一看那个料子是很便宜的/可是我一看我就说这个穿白旗袍女孩子是谁/他们就说是巩俐/我说她真的好漂亮/她一定会红/我说巩俐是谁呢/他们说巩俐就是拍张艺谋那个《红高粱》/我没看嘛//我没有看我就说/那时《红高粱》刚刚在柏林影展得奖/得了等于是金熊奖/也就是最佳影片/那个时候就是因为张艺谋他得了奖/所以很多人一天到晚围着张艺谋记者片商都围着他/我就觉得可能那时候陈凯歌就蛮落寞的/可是我觉得他真的是很有才华/我看了电影的第二天我就约了他跟顾长卫然后就给了他《霸王别姬》的小说在这个之前其实我就跟凯歌见过一次面我为什么会选择陈凯歌呢/我觉得陈凯歌他很有才华/可是他可能内心很高傲/所以他每次挑选的这个故事都是会他很喜欢

  对/可是我觉得我做了八年的制片人我才搞清楚商业跟艺术是不应该分开的/一部电影它必须是拍得很好/可是观众又觉得很好看/所以我觉得艺术跟商业是绝对不可以分开的/他老挑选的故事都会他自己很喜欢可是别人不见得喜欢/然后别人也不见得懂/所以我觉得好像就是/所以我给了他这个小说我一定让他来导演/我觉得就像喝咖啡一样/咖啡加了牛奶加了糖

  对/可能就一般人喜欢喝这样的咖啡/那事实上他也是好的咖啡/我就特别给了他这个故事/我觉得他来拍的话/一定会有不同的火花出来/

  我跟他在拍《霸王别姬》的时候我到北京或者他来香港/我们大概谈了有两百多个小时/我跟他沟通了两百多个小时因为我觉得我做制片人我是不看毛片的/因为我觉得你必须给导演一个很大的空间/然后让他发挥他的才华/你如果说每天去看毛片然后你告诉他说你这里拍得不好/你应该怎么拍干嘛什么的/那干脆我自己当导演吧

  那事实上你用他/你就必须尊重他/也就是拍他的作品/陈凯歌我就跟他聊了两百多个小时/我最记得其中有一段因为我觉得我跟他够熟了以后/有一次在香港的一个酒店的咖啡厅/我突然就问他一问话/我说凯歌你寂寞吗/然后他当时就愣了一下然后他就问我因为我是一个女的制片人然后我问他寂不寂寞他当时是会有点错愕/他就(疑惑)什么意思/我说我觉得你很有才华/可是我说你拍的《孩子王》/整个中国就卖了一个拷贝/你不会觉得寂寞吗

  我说如果你拍电影是为了自己过瘾的线拍了以后自己看就好了/你拍电影本来就是要给观众看的/那没有人看到等于你没拍/我就这样跟他讲/他就把那个背挺得很直/然后就说我是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我的导演风格的/那我就跟他讲/没有人要改变你的导演风格/可是我说电影本来就是有很多元素/第一你必须用很适合这个角色的演员/这个演员跟你有没有一个不同的火花/可不可以有火花出来然后你适合用哪个摄影师/就是用最好的工作人员用最适合的工作人员来组合拍一部好的电影

  我觉得工作人员的方面是他主导/演员的方面是我在主导的/巩俐是我坚持要用巩俐因为我说你从来都没有跟巩俐合作过/我说巩俐跟你合作一定会有不同的火花/张国荣也是我坚持一定要用的/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张国荣是谁/张国荣其实已经退休了/已经到加拿大退休了也是我把他找回来/我就给凯歌看了《胭脂扣》张国荣的另外的主演的电影反正有三个电影给他看

  不/第一人选是张国荣/然后这中间有一个过程就是在跟张国荣谈合约的时候他的经理人就跟我这个那个这个/因为我这个人很奇怪/我是在越困难的时候越遇到越大困难的时候/你就发现我的长处/我这个人韧性是很强的/就遇到越大困难/能够看到我的长处在哪里/可是我最怕的就是人家拿很琐碎的事情来搅和我我就当时一阵头晕也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当他的经理人跟我这个那个这个的时候我真的很烦/然后在这个的同时/尊龙就托了香港台湾我所有电影圈的朋友跟我讲/他很想演这个电影/非常想演

  对/然后我就觉得/因为尊龙我对他的印象就《末代皇帝》/然后我在香港和他见过一次面/他是非常的俊

  非常俊/我就觉得张国荣跟我这个那个那个这个/我就觉得好烦这个尊龙又很想演/托了那么多人来/我也跟他通了长途电话他就表示他真的很想演那片酬也跟他谈好了/后来我就想算了/张国荣这么难谈/我就和张国荣经理人说算了/我们就用尊龙了/然后接着下来台北就举办了一个那一年的亚太影展跟金马奖都在台北举行/然后张国荣/尊龙跟我都是颁奖嘉宾/就当我看到尊龙的时候就吓了一跳/我想尊龙是非常的俊俏/可是他的脸的线条/他的棱角很多/我就觉得哎呀完蛋了/我想糟糕/我觉得他并不适合

  那我就很着急/可是我们做事情信用是最重要的/说了就得算数那怎么办/当时后来接着我们在各种不同的宴会里面看到张国荣/尊龙/哎呀我想/其实张国荣绝对是我的第一人选因为他的线条就非常柔美/他线条很柔美/我想怎么办呢/我就想糟糕了/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当时就很痛苦回到香港以后/其实我每天都一直的失眠为了这个事情/我很焦虑/可是尊龙的经理人就把尊龙的/我们没有签约/可是已经谈好了/他就把合约传过来/当他合约传过来以后/我一看/我看到第三条我就不看了我想有没有搞错/因为他其中提出了一些比较不合理的要求/第一/他就说他跟他的狗都要坐全世界最好的航空公司的飞机我在想全世界最好的航空公司哪一家我真的还搞不清楚/最重要是第二条/他说他的狗一定要跟他同时出关/不可以在海关/因为一般要三天

  我当时火真的就上来了/我想有没有搞错/你总不能/你要我为了你的狗去走后门/搞什么鬼啊/我就去你的/我就很火大/我是从来不骂脏话的/当时去你的/我马上就说/我已经觉得我选错了角/人物/然后他还给我这么复杂的合约/我就决定换掉尊龙/第二次的换人/然后再去谈张国荣/可张国荣就非常非常的好/他就不会说/你现在那个你再回头来找我他也知道他前面的问题/反而什么都很好谈了/然后最后是张国荣/第一人选绝对是张国荣/可是当张国荣在北京/因为我跟陈凯歌我们事先沟通了两百多个小时/就是我跟导演的沟通在事前非常的重要/因为我做一个制片人/我觉得就是说第一是故事/选择一个剧本/然后选择什么样的导演拍这个故事/然后就是什么样的演员来演这个角色/这演员的阵容/然后再来就是预算/然后就怎么样回收/我觉得我做制片人我抓住这五点就好了/那现场我很少去的/然后当张国荣他们在北京拍了剧照以后/当他们带给我看的时候/我那时候已经知道《霸王别姬》绝对会有很大的成功/所以我一直给凯歌打预防针/我跟他讲每一个人真的在最成功的时候可能就是会有一个最大的危机在你旁边/我说所以在最成功的时候你一定要非常的谦虚而且要接受每一个人跟你说不/说你什么地方不好/为大家说你好很容易/

  对所以我就给凯歌打了预防针在戛纳《霸王别姬》等于中国人第一次拿了金棕榈奖/也就是最佳影片/可是当我去戛纳/我很奇怪/可能是我1975年就跟胡导演去参加戛纳影展/我去到戛纳的时候/我就觉得原来电影也可以这样子受到尊重/就是电影人也是可以这么受到尊重的/在戛纳给你非常强烈的这种感觉

  75年我们那时候在台湾/觉得拍电影也不是很受尊重/要不然就是一些影迷/如果不是影迷的拥戴也不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了不起电影就跟戏子差不多嘛/演员/一般人会这样觉得/可是你在戛纳/你会觉得原来你可以这么受到尊重/这种感觉是很让人家感动的/然后也让我对电影有了国际观以前没有/以前我们觉得我们在台湾拍电影/能够上上香港/因为那时候我当电影公司老板当制片人拍戏的时候电影已经非常不景气了/很不景气/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都没得卖了/香港也没有办法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在台湾你要收回本钱/可是当我1975年去戛纳的时候/我就真的对电影有了国际观/所以我一成立电影公司我就在我的办公室里面就挂了一个世界地图/很多人来都很奇怪/尤其是记者朋友/你在这儿挂个世界地图干嘛我说我有一天我拍的电影一定要在全世界的正式电影院上演/而不是唐人街/我就讲了这句话/

  对/可是人家都当笑话/其实我在前面好多年以前/《霸王别姬》之前好多年/我拍了一个《好小子》/就已经在全世界卖了五十几个国家/非常卖钱

  你刚才谈到/你去算那个帐的时候/你可以算出十个不同的结果/看起来好像数字概念是很模糊的这样/那为什么在做电影经营的时候你就会眼光这么的准确/而且就是思维这么的完整严密

  我觉得这个跟我算帐是没关系的/我算帐这一方面绝对是我的弱项/可是我请很会算帐的人来算就好了所以不需要我算我觉得我对电影的一个直觉是非常敏锐的/我觉得什么样的故事外国人会有兴趣/就是说全世界的人会有兴趣/我第一个要求就是说你拿一个故事给我编剧你给我一个故事或者导演你给我一个剧本/最重要的我一定要一口气看完它它能不能感动我/这是非常重要/我觉得电影大家这个那个那个这个/其实最重要的我觉得电影就是情是最重要的/因为情是全世界共同的语言/而且你有父母之情/夫妻之情/父子之情/母子之情/

  对/文化种族各方面都完全可以/这是共通的一条路/所以我觉得我挑选剧本第一就是一定要让我觉得感动/如果连我都不能觉得感动/你怎么可能去感动全世界的观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我对这一方面的直觉是比较敏锐的

  刚才我听到您谈到做一个好的出品人好的电影投资者有五个关/你刚刚我觉得非常完整/刚才徐女士已经把她的秘诀谈出来了/我觉得你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电影商人/可以这么讲//那你是天生有这种天赋呢还是汤先生也帮了你

  我觉得汤先生/其实他是不看好我做电影的/当初我电影公司要用汤臣两个字他也不肯/他觉得我拍了两部戏就再见了/所以他不肯让我用他的汤臣两个字/他觉得他汤臣就代表品牌/后来实在是没有因为胡导演帮我取了个名字叫庆丰年/因为嘉禾的名字也是他取的/嘉禾就是说丰收/就是不停的种稻子/嘉禾的意思/那庆丰年你就不停的收成吧/所以他帮我取了这个名字/可是台湾有个电影公司就叫丰年/那我们就不能用了/那后来我就实在没有名字用了/我就一直求汤先生/后来汤先生也没办法就给我用了汤臣/可是他没想到汤臣电影公司可以维持/马上就要二十年了/

  //《霸王别姬》在为徐枫带来事业上的巨大成功的同时,也意外地将她和丈夫汤君年吸引到了上海浦东。捻指算来,汤臣集团扎根上海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对于有着汤臣集团董事总经理以及汤太太双重身份的徐枫来说,那段初来乍到的日子,的的确确让人难以忘怀。

  没有/其实最主要那个时候在拍《霸王别姬》的时候/我们一起到北京为了别的事情/然后顺便去探班/就那个时候

  对/推荐上海的浦东/然后汤先生就直接就跟我飞上海了/然后就在上海滩就推荐了浦东/他一看完以后他就在上海呆了将近一个月/他回到香港/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在广州有很多很多的地/那个时候的嘉士伯啤酒也是我们的中国的嘉士伯啤酒工厂在惠州/所以我们每个月都要到惠州/然后又要到广州/所以是很辛苦的/可是汤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他来到上海以后尤其他看了浦东/回到香港之后他就把我们广州所有的地全部卖掉

  其实并不便宜/为什么/其实那个时候浦东需要建设/地卖得并不便宜/我就问汤先生我就说为什么你会选择浦东/我们台湾香港很多朋友都是一定要浦西/而且是最好的地段/他就跟我讲了一句话/他说浦西是一张已经画好的图画/而浦东是一张白纸/

  我知道一个就是现在汤臣高尔夫那边最开始那会儿你去看的时候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对/汤先生他买下这块地的时候/他那时候标下那块地的时候我最记得是三千九百九十万美金/只是高尔夫球场/然后他买下以后/他就不停的把旁边的地都买下来/大家都吓死了我第二次到上海的时候他就带我去看/我记得我从花园饭店过来经过南京西路走隧道//三个多小时/因为塞车/吓死了/浦东连一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然后司机把车停得很远/汤先生带我走了很长比我高的芦苇/然后把这些芦苇拨开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哪个地方/突然间他就拨开了一个芦苇/然后就告诉我说这个就是我标下的汤臣高尔夫球场跟我们的别墅/我做电影我是很有想像力的/可是真的/我当时真的/两个腿一软了/差点没有跌倒/吓死了/想像都不能想像/可今天终于球场也盖好了/别墅区也非常完整/真的就觉得真的/现在终于看到结果你才相信说/汤先生的梦达到了/

  对/我就觉得就是他很奇怪/其实他当初来上海的时候/因为我们在上海的时候老看到公司的员工中午吃饭的时候/吃完饭就满头都是湿的/就觉得很奇怪/他们就说在公司洗头跟洗澡/我说为什么他们说家里面没有卫浴/我们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汤先生他本身是上海人又是浦东人/其实他一直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改善上海人的居住环境/他比较喜欢做一整片开发的/因为他很不喜欢这样一栋//他觉得自己这一栋就算盖得再好/他有时候会嫌邻居盖得不好/所以他觉得如果地够大/他就可以创造环境/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土地真的是非常的贵/所以盖高尔夫球场也花了很多很多的钱

  刚才您谈到您说汤先生有一个梦想/就是说他也是浦东人他要造大家能够改善生活的房子//可是我们知道汤臣所有的房子都非常贵/走得是一个高端的市场

  没有/因为在球场是没有办法/因为当初球场汤先生就说/我们要做的只好做金字塔的尖端/就只好做金字塔尖端的这一段/可是我们现在就利用我们跟张江有一些合作土地比较便宜/其实汤先生开始实现了他的愿望/例如说我们卖了一些四千多块五千多块一平米的房子而且大批的盖/然后也盖得很好/常常就是有时候一推出三天就卖光了/因为非常便宜/汤先生真正的梦想是现在才开始在慢慢地实现

  从现在来讲的话/他当时的判断的确是正确/而且非常准确是快了人家好几步/应该这么讲/那你觉得汤先生为什么会成功/在经商方面

  我觉得他的眼光是很独特的/例如大家都在一窝蜂买浦西的地的时候/他就坚持一直在浦东买很多的地/而且他做房地产一直跟我们讲一个观念/他说做房地产/因为做房地产很多人很喜欢偷工减料/因为砖砌起来你看不到/可是汤先生再三跟我们讲/他说房地产事业其实是百年大计/就你一栋房子盖得好以后/它是一百年都是在那边/你每一分钟都可以看到它/为什么/我曾经跟汤先生讲/就是说服他能够让我再拍戏/我就跟他讲每一个人都会死的/可是电影是永存的/汤先生就跟我讲

  对/他说建筑更是/他说因为电影你拍得再好可能十年才会重复播一次/可是你建筑你盖得好的话/每一秒它都在这边/然后一二百年它都是存在的/然后我想想他说得也蛮有道理的/他一直跟我们讲盖房子绝对不可以偷工减料/他说为什么/因为你把房子盖好了以后/这一户人家他可能住的是四口人/他可能每一个人都有十个朋友/有四十个人来/汤先生说这四十个人来看了以后/然后还有住的人都觉得说汤臣盖的房子是非常好的/他觉得这个口碑是非常重要的/然后他很不喜欢做不实的广告/就夸张的广告/他说这些是没有用的/因为人家来了以后人家觉得跟事实不符合/人家还是会很不满意的/就是说客户会很不满意的/可你最主要就是说你一定要盖得一定要比你的广告还要好/所以我觉得这是他跟一般人比较不一样吧

  你觉得汤先生他经商的动力是什么/是赚取更多的金钱呢还是一种自我的能力的实现

  我想他最主要就是/因为我曾经在过年前问过他一句话/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因为我们其实在上海是真的非常非常辛苦/很辛苦/我就一直在问他这个问题/我就在问他这个问题/他就在想的时候我说我先告诉你我的最高理想/我说我想得非常清楚/我说我如果不拍电影的话/因为电影是很花钱的事情/我如果不拍电影/我觉得我有两栋房子/一栋自己住/一栋收租/也不用很大/就三四百平米就很好/已经很好了/然后另外有五百万人民币/不是美金/我觉得以我这个年龄/像现在利息这么低/我觉得我也够了/我就跟汤先生讲/我就要问他/到底你最高的目标是什么/最后他回答我一句话/他说徐枫你有时候要想想看/我们现在我们连酒店加起来大概有一千七百多个员工/每一个员工家里面算他有三口人/就是五千四百个人/他说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就是说除了理想跟目标以外/根本就不是为了财富而做

  对/他说我们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社会责任了他就这样跟我讲/我说哦那这样/我们是在帮员工打工/等于就是这样/对不对/那后来过年前两天/我就跟他一起去大卖场买东西/他从来不去的/我就带他去/最后我们就买五条鲫鱼四块钱/然后又买了很多东西/最后买很多很多东西两大车子/然后就算帐的时候五百零八块汤先生就说了一句话/他说其实五百万都不需要/二百五十万就够了/这是事实/所以我觉得汤先生我觉得他跟我其实都是/因为从小环境都是很苦的关系/汤先生从小的环境也很苦/所以我们都是非常节省的人/汤先生常常就是/他的皮夹里都是一千块钱/然后六个月以后他还是一千块/他的三餐都在家里吃/所以他不花钱的/我举一个例子就是说/他的皮鞋老叫我们司机去修/破洞的时候就修/修到不能修的最后干嘛/还要换鞋底/连我们的司机都跟我讲/他说汤太太/汤先生真的鞋子修修就算了/然后修到不能修他还换鞋底/你说这夸不夸张/事实上他真的是这样/

  咱们谈了很多啊我就觉得您不管是从对生活的一些要求最基本面的一些要求对人记情念旧你们俩对各自的工作都非常的热情而且追求的并不是常人所想的为名或者为利这样一些东西在进行今天访问之前/我跟您没有当面见过/对您的一些了解也是从媒介或者从您的一些作品当中了解/他们都夸您是个美人/但我今天坐在这里/坦率的讲我觉得您坐在这儿跟我聊天/我一直在观察您/我觉得今天的你可能比银幕上更加有光彩/而具有的这种神彩我想可能就是人生的一种修炼/达到的一种气质/一种气度/在外人看来/您是有着非常亮丽的容貌/有着非常幸福的家庭/先生事业很成功/孩子也非常贴心/自己事业做得非常好/有种种的光环/其实我觉得打动我们的可能真正还是您对生活真实意义的一种追求追寻还有您的坚韧/谢谢您在我们节目当中分享了您的人生故事/谢谢也谢谢我们在场的观众朋友他们是上海杰斯伯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泰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朋友/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谢谢大家/谢谢

  我觉得今天参加《财富人生》这个节目/我觉得最重要是我希望所有的观众都能够从这个节目里面得到很多启示/因为大部分的人都不是生下来就富有/或者生下来就有成就/都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我觉得其实我希望就是说尤其我在上海生活/我更希望上海的年轻人能够多看这个节目/

  在五十七分钟的时间里,徐枫面对自已大起大落的人生侃侃而谈。然而就在本期节目即将播出之际,突然传来多年合作伙伴张国荣自杀身亡的消息。此时的徐枫谢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深深陷入了悲伤之中……今天是清明,也许在冥冥中,正在收看节目的无数张国荣的歌迷及影迷们,能够同徐枫女士一起回忆这位天才的艺人,轻轻地说一声“再见”。

上一篇:尊龙人生就是搏旧版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尊龙人生就是博